从艾滋病毒流行的最早时期开始,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男人就成为美国受灾最严重的群体。虽然男同性恋者仅占美国人口的2%,但他们占新感染HIV的三分之二(66%),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大多数(56%)和所有艾滋病毒的一半以上(55%)自流行开始以来已死亡。1 据估计,美国有12-13%的男同性恋和双性恋者为HIV阳性2,包括美国许多主要城市中的五分之一3。同性恋者是该国唯一的新感染病例正在增加的群体。在2008年至2010年之间,男同性恋者的新感染总体上升了12%,而13-24岁的年轻男同性恋者的总体感染上升了22%。 4 最近的研究表明,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已经极大地提高了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生活质量和寿命,它有望在预防艾滋病毒方面发挥强大作用。艾滋病毒感染者如果持续进行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可以将感染传染给他人的风险降低多达96%5,对于那些HIV阴性的人,新的暴露前预防(PrEP)提供了每日药丸,可帮助他们保持阴性。6

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对艾滋病以及这些新疗法有什么了解和思考?阻碍这些人充分利用这些障碍的障碍是什么?为了帮助回答这些问题,凯撒家庭基金会(凯撒家庭基金会)对美国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进行了一项调查,重点关注艾滋病毒/艾滋病和新的艾滋病治疗的态度,知识和经验。该调查于2014年7月17日至8月3日进行,样本为431名男性,他们使用具有全国代表性的基于概率的互联网专家小组进行自我识别为男同性恋或双性恋(更多详细信息,请参见本报告的“调查方法”部分)。这里介绍了该调查的一些要点,随后对调查结果进行了更全面的检查。

调查结果重点
  • 该调查使我们能够提供一些有关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男人的基本人口统计信息,并且发现略多于一半(53%)的人表示有固定的恋爱关系,其中五分之一(20%)的人表示已婚。百分之十二的家庭居住在有至少一个18岁以下孩子的家庭中。
  • 大约一半的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说,艾滋病毒/艾滋病对他们本人来说是一个“非常”或“某种”重大问题(49%),而另一半则认为艾滋病毒/艾滋病在这方面“不是太重要”或“不是一个重大问题”。他们的生活(51%)。但是,只有大约三分之一(35%)的人表示自己担心被感染,而超过一半(56%)的人表示自己受到感染 个人而言。
  • 仅有三分之一的男同性恋和双性恋者意识到,男同性恋者中新的感染正在增加。大约五分之一(22%)的人认为利率正在下降,其他人则认为情况保持不变或承认自己不知道。
  • 大多数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男人不了解针对艾滋病毒阳性患者的当前治疗建议,或不了解减少新感染的最新进展。只有大约四分之一(26%)的人知道PrEP,这是一种最近批准的药物,艾滋病毒阴性的人可以服用以降低感染风险。只有十分之一的人知道某人,包括他们自己,已经服用了PrEP,十分之八的人说,他们对这种新药知之甚少。
  • 不到一半(46%)的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意识到艾滋病毒感染者一经诊断就应开始抗逆转录病毒(ARV)治疗,只有四分之一(25%)的人知道将其作为预防或TasP治疗;也就是说,持续进行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可以大大降低将艾滋病毒传染给性伴侣的风险。
  • 多数人说,太多的男同性恋者不了解自己的身份(75%),对同性恋社区中的HIV沾沾自喜(62%)以及与HIV相关的污名(56%),是很难控制HIV在人群中传播的主要原因。男同性恋者。
  • 很少有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报告与朋友甚至性伴侣谈论艾滋病。四分之三(68%)的人说他们“很少”或“从不”与自己的朋友讨论艾滋病毒,大批人报告说,他们与休闲性伴侣(50%)或长期性伴侣(60%)谈论的内容不多。7
  • 相对而言,很少有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如经常建议的那样定期接受艾滋病毒检测。十分之七的人说他们已经在生活中的某个时刻进行了测试,而只有十分之三的人(30%)说他们在去年进行了测试,其中包括19%的人说他们最近的测试是在过去六个月内进行的。十分之三(30%)的人说他们从未接受过HIV检测。 8
  • 超过一半(56%)的男同性恋和双性恋者说,医生从未建议过接受艾滋病毒检测,十分之六(61%)的人说,他们去看医生时很少或从未讨论过艾滋病毒。与医生缺乏沟通可能会阻碍更多男性接受测试:几乎一半的人说他们从未与医生讨论过自己的性取向,十分之三的人说他们不愿意与卫生专业人员讨论性行为。十分之三的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报告说他们没有正规的医生,而这些男人(他们更年轻,收入更低,种族更多样化)更不愿意报告与医生讨论艾滋病毒并说他们已经过艾滋病毒检测。
群体差异的重点

相对较小的调查样本量(总共431名男性)限制了我们在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总人口中所有感兴趣的子组中提供结果的能力。但是,我们注意到某些领域对某些广泛类别的反应显着不同,包括与种族和少数族裔成员相比,白人男性,与35岁以上的男性相比,年龄较小的男性(18-34岁)。

种族/民族差异
  • 同性恋和双性恋有色男人比那些以白人为身份的人更有可能说艾滋病毒/艾滋病对他们个人来说是一个重要问题(64%比42%),他们个人担心被感染(53%比28%) 。
  • 总体上,将近一半(46%)的男同性恋和双性恋者表示,他们一直或大部分时间都使用安全套,尽管大约四分之一(24%)的人从未使用过安全套。有色男人比白人更有可能报告一致使用安全套(61%比39%)。9
  • 尽管大多数男同性恋和双性恋男人都认为他们掌握了与艾滋病毒的传播和预防有关的一系列问题所需的所有信息,但有色男人比白人更有可能说他们想要更多有关大多数话题的信息。
年龄差异
  • 在各代之间存在很大的世代分歧,即接近他们的人死于艾滋病毒/艾滋病。 35岁及以上的男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中有将近一半(47%)的人说,他们失去了与该病亲密的人,而18-34岁的男性和双性恋者中只有8%的人表示相同。年长的男性比年幼的男性更有可能说他们认识目前感染艾滋病毒的人(54%比39%)。
  • 年轻的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说自己有 决不 接受了HIV检测(35岁以下人群中有44%,35岁及以上人群中只有21%)。 10
  • 35岁以下的男性比35岁以上的男性更有可能说自己与艾滋病毒呈阳性的人有性关系和非性关系。
  • 35岁及35岁以上的男性更有可能支持PrEP的广泛使用(64%的人表示应广泛使用PrEP,35%的人认为应更有限地使用),而35岁以下的男性则倾向于另一种方式(56百分比的人表示应在更有限的基础上使用它,而43%的人认为应尽可能广泛地使用它)。
第1节:艾滋病毒/艾滋病的重要性,个人关注和人际关系